快捷搜索:  车用胶堵  奔驰  吸能转向  宝马  as

史上匈奴修筑的唯一国都:陕西靖边统万城

  匈奴是个游牧民族,其所长是“来去如电闪雷鸣,居无定所”,怎么就会有定居化的国都?是否搞错了?请诸君耐心看完本文。

  整理我在网上的自驾日记,发现很多有意义的素材,我并没有写成文章,所拍照片也没有发表过,感觉甚是可惜,慢慢陆续抽空整理写出来,给大家看看。但是选题有时候也非常困难,既要有趣、还要有新知识点、且须有独创性,又要符合“今日头条”平台的趣旨。当前几日一篇审核未通过后,感觉可能有些题材不合适,我自己也清理掉二篇或许因有违规,平台推荐量很低的已发帖。毕竟我也从事着其他平台管理工作很多年,有同感,谬改“法律不强人所难”的法谚,即,发文不能强平台所难。

  2015年10月,十一黄金周过后,我们就2人带一狗出发自河北、山西到陕西,想看看《史记》中描述的“长平之战”故地、同时给相关匈奴的文章拍点素材。拍摄计划之内的当然少不了陕西榆林市靖边县的“统万城”也称为“白城则”。

  在此之前,先根据史料、网络资料,对统万城作个简单介绍:

  统万城建于中国历史最为悲惨的时代,也就是“五胡乱华”之时。这几百年间的黑暗,实际上就是对二汉“独尊儒术”儒家思想的社会实践验证,儒家治国有严重缺陷。当时各阶层也都意识到,所以此后一直到宋朝“理学”复兴,近700年间,儒家偃旗息鼓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台湾陈致平教授在其著作10卷本《中华通史》之三卷中【“两晋五胡十六国语南北朝”这三百年间,是中国历史上最纷扰混乱的一段时代,也是政治社会最暗淡的一段时代,所以有人把它比作欧洲的黑暗时代(Dark age)】,他在本书中对统万城有所提及,并对建城者赫连勃勃作了详细介绍。赫连勃勃原本姓刘,自立大夏国后,改姓匈奴姓。“赫连”匈奴语有天子之意。在晋义熙9年,他在陕北靖边县筑统万城定都。耗费10万人力修建“统万城”,但夏历经三主,只维持了25年就被北魏所灭。

  但我以为大陆尹达先生主编的《中国史学发展史》中,断代以及原因讲的更加透彻“自汉献帝初平元年(190年),至隋文帝开皇九年(589年)隋军灭陈,四百年间,除西晋初年昙花一现的统一之外,我国历史长期处于分裂动荡,南北对峙中。一方面,汉族和一些少数族统治者上层之间你争我夺,逐鹿与中原之上,拼杀于大江南北.....。”

  已经彻底汉化的匈奴左部帅刘渊,尊刘禅为孝怀皇帝,称自己为汉王以后,标志着五胡乱华的悲剧序幕正式开启。说这么多,就是为“统万城”的建造者匈奴赫连勃勃出场作铺垫。

  纵观各种资料,感觉百度百科的介绍比较简洁:

  “统万城位于陕西榆林靖边县城北58公里处的红墩界乡白城则村,为匈奴人的都城遗址,因其城墙为白色,当地人称白城子。又因系赫连勃勃所建,故又称为赫连城。为东晋时南匈奴贵族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都城遗址,也是匈奴族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留下的唯一一座都城遗址,是中国北方较早的都城, 已有近1600年历史。统万城始建于公元413年,竣工于公元418年,由汉奢延城改筑而成。后来在北魏太武皇帝拓跋焘一统北方期间,统万城被攻克,从此设置为统万军镇。

  统万城整个城池由内城和外城组成,内城分东城和西城。东城周长2566米,西城周长2470米,遗址全部为夯土建筑遗存。西城为当时的内城,四面各开一门,城垣外侧建马面,四隅角楼的台基用加宽作法。城内中部偏南有一长方形宫殿建筑台基,附近出土有花纹方砖。郭城南北垣情况不详,东西垣相距5千米,但遗迹遗物很少。凭借其文化特质,统万城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和人文旅游价值。它的发现,对于研究十六国时期的文化以及当地的生态环境变迁,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。1992年统万城遗址被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1996年统万城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2012年11月,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。 ”

  我们从靖边县城酒店一早出发时,导航仪所指示的路线实际上是个远路,而且道路被大货车压的坑坑洼洼,车速起不来,一度还进入了内蒙境内,这是在看过统万城后回返酒店时才知道的。

  10月上旬的陕北的天气,早起已经略有寒意。不过,在蓝天,红彤彤、金灿灿的各种树叶的装点下,塞北大地呈现出别样的景致。给人以真正的秋高气爽之感。因为去时的道路不好,走的比较辛苦,好在当时路上的车并不多。

  在接近统万城时,有段路走在内蒙的乌审旗境内。

  统万城遗址景区真的是不好找,其收费处之简陋,连建筑工地的工棚都不如。不知道现在是否已经高大上,4年前我去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。那天的游客并不多,看上去面积不小,刚好遗址之外有土路车道,我就开车沿道走,进去看时下车步行。

  遗址西南残存的城墙,至今看去依然很雄伟,可以想象当年完好时会有多么的气派。城内基本都是残垣断壁,瓦砾遍地。如果不熟悉这段历史,在心中跨越时空同古人交流的话,看这样的遗址实在是比较乏味。

  走在城墙的遗址上,放眼看去,城外是金黄一片的树林。由于沙化侵袭,有些城墙已经被流沙掩盖,当然和额济纳的“黑城”比较,非常轻。如果要想拍出漂亮的照片,就要等早晚和有利天气,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,只好以记录为原则拍了一些照片。

  我家小狗“毛球”在开阔无人的遗址好跑的非常疯狂,结果是,晚上在宾馆为其洗澡洗出满地的细沙。洗了很多遍,才最终洗干净。“毛球”此后就一直随我们走南创北走天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